ȴʣ ȵ
主页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周末》风波该收场了
              Դ 未知 2021-02-23


      毫无疑问,在中国,《南方周末》享有新闻自由。当然,不只是《南方周末》,任何只要注册并获得资质的媒体,包括纸媒和网媒,都享有新闻自由。这是西方媒体所不能比的,因为西方媒体的“自由”充满了虚伪和欺骗。这场风波也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

      近来,《南方周末》特刊因今年1月3日在头版发表元旦献辞《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和按语,而引发出种种猜测和非议,并持续发酵,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出了什么大问题,令人一阵阵感到压抑。

      作为1984年2月创刊的中国目前最大的城市周报,也是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一份大型综合性周报,始终以其开放的思路、创新的意识、独特的视角和生动的文体为优势,坚持客观、公正、负责地深度报道中国乃至世界的重大社会热点问题,因而成为广大读者爱不释手的一份报纸。

      我们注意到,《南方周末》办报宗旨明确,办报思路明确,办报风格明确。“三明确”可概括为“三句话”,即:以“反映社会,服务改革,贴近生活,激浊扬清”为特色,以“关注民生,彰显爱心,维护正义,坚守良知”为己责,将思想性、知识性和趣味性熔于一炉,寓思想教育于谈天说地之间。

      这就是大家喜欢的《南方周末》,她的读者遍布大江南北,覆盖面巨大,影响甚广。具有如此品位和可读性强的一份报纸,自然会关注新年伊始中国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走向,关注执政的中国党、政府和亿万人民的声音。然而,有一些好事者却不以为然,拿《南方周末》2013年1月3日的元旦献辞和按语说事,其用意难说都那么健康和可取。

      按照往年的惯例,《南方周末》都要在全年首期刊发元旦献辞。那么,今年该报同样以发表元旦献辞的做法,出版了第一期特刊。据说,所发表元旦献辞第一稿的题目是《中国梦,宪政梦》。大约2200多字的第一稿,不外乎涉及论述“落实《宪法》、实施宪政”等内容。

      后来,《中国梦,宪政梦》在送审定稿时,被疑为主管媒体的广东省委宣传部门官员动手改动,最后以《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为题见报。改后的元旦献辞,字数仅有1050余字,谈的也是中国梦,以及梦飞的期盼,其基调趋同,也就是说第一稿和第二稿的立足点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具有启迪、引领、鼓劲的驱动力。

      第二稿经过修改如期发表,并加上了150字的按语。当读者阅读之后,却发现了问题,按语中把“众志成城”写成了“众志成诚”,把2000年前是中国新朝始建国五年,君主是篡夺汉朝江山的王莽时代,写成了“2000年前的大禹治水”。如此的文字差错、史实差错的冒出,确实不值得原谅,但也不需要亵渎。

      微博围观,“上纲上线”,一时间“千夫所指”,说三道四。更有甚者,竟然采取否定的态度,对党管媒体体制机制说了很不负责任的话。国外不怀好意者也大做文章,竟然没有任何依据和道理地指责中国媒体“没有新闻自由”,企图混淆视听,媒体与执政党、与政府、与人民的关系,败坏中国媒体名声,破坏中国梦。

      我们必须指出,《南方周末》特刊2013年元旦献辞,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是积极向上的,代表了执政党、政府和人民的意志,其所加的按语也是必要的。当然,版面上出现了错别字、病句和常识性差错,那是需要认真对待的。无论是《南方周末》,还是其他媒体,都应该吸取教训,如履薄冰,万无一失。

      即便是这样,也不该“炮轰”《南方周末》和广东省委宣传部,更不该对党指挥媒体这个完全符合中国国情、已经被实践证明是走对了路子的体制机制施以质疑之声。中国党自执政的那天起,就很重视媒体作用,并把媒体作为为民执言的重要工具加以领导。而我们的媒体也不负众望,在党的领导下担当起重任,成为今天中国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先行者。

      对此,我们早已有了切身的感受。中国党领导下的中国媒体已经走向成熟,媒体保持与党、政府和人民的密切联系,其所发挥的作用和作出的贡献不可置疑;中国的媒体在宪法、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可以充分享受独立的采编、报道权,也不可置疑。

      与西方一些国家叫喊的新闻自由比起来,中国党领导下的媒体可谓相当幸运。很多事实表明,西方的一些媒体在新闻自由问题上常常暴露出的人格和虚伪的面目。比如:美国只要有钱就可以办任何媒体,一盘散沙的媒体可以无所顾忌地发声,根本不会守住媒体客观、公正、负责的底线。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实。

      还比如:中国本土作家莫言,去年12月10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获颁诺贝尔文学奖,西方媒体称“言论自由成了莫言无法躲过的话题”。中国的言论自由是什么情况,西方人的不了解以及形成的偏见很“坑爹”,但他们变着法想让莫言“表态”,或者让莫言给中国党和政府制造难堪,或者让莫言自己难堪。然而,莫言却坦然面对,应对自如,令西方媒体尴尬得无地自容。

      莫言说,有的媒体说我赞美审查制度,我从来没有。我的意思大概就是说我反感所有的审查,就像我反感所有的检查一样。但是检查处处存在,比如:大使馆签证。我有一年去西方国家,就因为“不懂任何外文”所以被拒签了。莫言于是生气地发传真说:“你们国家到中国来的人都懂中文吗?”结果第二次签证,他们给了我一年多次往返。我还常举例说,所有机场的海关让我解腰带、脱皮鞋,世界上完全的自由和检查都是不存在的。中国有书报检查,西方也有。而且对中国出版界比较了解的线年前宽了许多许多。

      这就是莫言的回答。毫无疑问,在中国,《南方周末》享有新闻自由。当然,不只是《南方周末》,任何只要注册并获得资质的媒体,包括纸媒和网媒,都享有新闻自由。这是西方媒体所不能比的,因为西方媒体的“自由”充满了虚伪和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