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南方都市报 >

把“”颠倒了的路线是非纠正过来
              Դ 未知 2021-02-22


      中国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叶剑英纪念馆著作文章

      “”〔1〕披着马列主义外衣,反对马列主义、思想。他们大搞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反对唯物主义、辩证法,在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系列根本问题上肆意歪曲和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极端敌视和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路线。他们搞了一套反军乱军的谬论,从根本上反对毛主席的军事路线和一整套建军原则、方针、政策、方法和制度,否定我军的无产阶级性质、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一九七五年的军委扩大会议,由于“”的干扰和破坏,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现在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要用马列主义、思想,把被“”搞颠倒了的路线是非纠正过来,彻底肃清其流毒和影响。

      “”竭力反对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煽动什么“踢开党委闹”,制造群众和党组织的对立,下级党组织和上级党组织甚至和党中央、的对立。他们凌驾于毛主席、党中央、之上,以个人名义给部队写信、送材料、发黑指示,拉关系,安钉子,任意点名整军队领导干部,为所欲为,称王称霸。在“”毒害和影响下,军队中党的领导受到很大削弱。有的单位,党委说话没人听,决议行不通;有的单位,用“第二党委”代替党委领导;有的单位,拉帮结伙搞地下战斗队,同党委“对着干”,甚至攻击毛主席、党中央、审批任命干部是什么“破坏了党管干部的原则”。他们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践踏党内生活的一切准则,处心积虑地把党委和领导机关搞乱,搞瘫痪,破坏权威,妄图用他们那个帮派取代党的领导。

      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把自己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搞好路线教育,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的指挥,和那种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违背党的基本路线,同党委“对着干”的错误言行作坚决斗争。上级党委要支持下级党委的正确领导。要严格遵守党的纪律:“(一)个人服从组织;(二)少数服从多数;(三)下级服从上级;(四)全党服从中央。”〔21要坚持党委集体领导的原则:“大权独揽,小权分散。党委决定,各方去办。办也有决,不离原则。工作检查,党委有责。”〔3〕切实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4〕。我们一定要用毛主席的建党思想,彻底批判王、张、江、姚结帮篡党的罪行,使枪杆子永远受党的指挥,绝不能成为个人野心家的工具。

      一九七五年,我们曾经批判过派性。“”一听到批派性,就像挖了他们祖坟一样恼火,恶狠狠地说什么“批派性就是批派”,“就是打击新生力量”,“就是批左派,批文化大,批毛主席的路线”。“”为什么那样害怕批派性?就是因为他们要结帮篡党,结帮夺权。他们煽动派性搞,群众,搞垮党委,破坏,破坏生产,破坏军队建设,破坏安定团结,进行反活动,到处捣乱夺权。实践证明,过去我们批派性,是完全必要的。

      毛主席曾经指出:“我们一定要建设一个集中的统一的党,一切无原则的派别斗争,都要清除干净。”〔5〕我们党员必须懂得坚持无产阶级党性,反对派性,党内不允许组织派别和秘密团体这条党规党法。我们党历史上出现过的山头主义,是在战争时期建立各个根据地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当时我们承认和照顾山头是为了消灭山头。必须指出:“”结成的帮派,性质根本不同。他们背叛“三要三不要”〔6〕的原则,有纲领、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活动。对他们必须彻底批判、坚决清除。我军是执行的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保持高度的统一集中,绝不允许搞派性,绝不允许帮派的存在。

      “”对毛主席亲自培育的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一讲传统,他们就疯狂反对,叫嚷什么“过去那一套吃不开了”,讲传统“是回头看,开倒车,搞复辟”,“是宣传”,“为老家伙评功摆好”,“为走资派树碑立传”。甚至宣传红军的长征精神,宣传雷锋的主义风格,都成了罪状。一句话,我军的优良传统不香了,“过时”了,要用他们那一套来代替,为他们自己树碑立传,妄图否定我军光荣历史,改变我军的无产阶级本色。在“”的干扰和破坏下,有的部队军史不敢编了,“传、帮、带”不敢提了,荣誉室被关闭了,传统教育不搞了。不少基层干部和战士不懂得我军的优良传统,不知道我军的宗旨、性质和任务,有些传统在基层失传了。

      毛主席谆谆教导我们:要“发扬传统,争取更大光荣。”〔7〕党指挥枪的原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建军宗旨,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的三大任务,官兵一致、军民一致和瓦解敌军的工作原则,三律八项注意〔8〕,、军事、经济三大,坚定正确的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作风,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以及拥政爱民、尊干爱兵,等等,我军这些闪耀着思想光辉的优良传统,是在长期艰苦斗争中形成的,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是的传家宝,是军事思想和建军路线的体现,我们要永远发扬。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是我们战胜敌人的重大因素。我们要大力加强机关和政工干部队伍的建设,加强思想工作,要有计划地在部队进行优良传统的教育,对“”诬蔑我军优良传统的种种谬论必须彻底批判。我们要不断总结符合建军路线的新经验,热情支持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使我军的优良传统更加发扬光大。

      “”搞、搞阴谋诡计,他们最害怕讲“整顿”。他们狂叫:“整顿是复辟的同义词”,“整顿就是复辟”,“整顿就是矛头向下”,“整顿就是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罪名一大堆。一九七五年军委扩大会议以后,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军队要整顿”的指示,加强了路线教育,批判了歪风邪气,部队劲头很大,各方面工作很有起色。可是,“”一个劲地打棍子,扣帽子,给“整顿”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一瓢冷水泼下来,严重挫伤了部队的热情。

      反对整顿,是“”反对毛主席的一大暴露。整顿,是毛主席一贯的思想。红军时期,毛主席提出“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9〕,整顿部队;抗战时期,开展整风运动,整顿学风、党风、文风;解放战争时期,开展“三查三整”新式整军运动〔10〕;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们又遵照毛主席指示进行过多次整顿。“九·一三”事件前夕,毛主席针对〔11〕破坏军队建设的情况明确指出:“抓军队工作,无非就是路线学习,纠正不正之风,不要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要讲团结。”〔12〕实践证明,部队每经过一次整顿,就大大前进一步。按照毛主席指示进行整顿,决不是复辟的同义词,而是的同义词,建设的同义词,前进的同义词。这些年来,由于和“”的干扰破坏,部队中问题不少,确实需要整顿,不整顿,党的领导怎么能加强?不整顿,毛主席的路线怎么能贯彻?不整顿,不正之风怎么能纠正?不整顿,“软”、“懒”、“散”的领导班子怎么能改变?不整顿,部队的战斗力怎么能提高?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军队要整顿”的指示,从上、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整掉和“”的流毒和影响,使我军沿着毛主席建军路线不断前进。

      打着“”旗号,破坏军队纪律,是“”乱军夺权的一个毒辣手段。他们攻击诬蔑“条令条例是条条框框”,“是紧箍咒”,“走资派可以用三律八项注意把战士训练成小绵羊”,“遵守纪律是奴隶主义”。他们拚命反对毛主席一九七五年批准颁布的《内务条令》和《纪律条令》,阴谋使部队无所遵循,以便他们把军队搞乱搞垮,篡党夺权。在他们的煽动下,有的单位批了两个条令,有的单位不遵守规章制度,纪律松弛,秩序混乱,事故增多。他们大搞无政府主义,什么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都不管这一套。甚至胡说“顶顶撞撞就是反潮流,矛头向上就是大方向。”试问:这样搞下去,怎么能执行党的路线?怎么能打仗?怎么能担负起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重任?军队没有铁的纪律,松松垮垮,命令不服从,打起仗来“放羊”,军队就不成其为军队了。

      早在建军初期,毛主席就为我军制定了三律八项注意,保证我军从胜利走向胜利。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毛主席批判了破坏纪律不听指挥的恶劣行径,强调指出:“三律的第一条,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步调不一致就不能胜利”。“用三律八项注意教育战士,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党员和人民。”〔13〕毛主席还多次领唱《三律八项注意》歌,强调不仅会唱,而且要照着做。我们要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严格执行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服从上级命令、指示,是符合根本利益的,绝不是什么奴隶主义,这同资产阶级军队奴役士兵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棍棒纪律有着本质的区别。我军的条令、条例是军队的法纪,每个指战员都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尤其是干部,更要身体力行,做遵守纪律的模范。人民军队的纪律是建立在自觉的基础上的,在执行纪律的过程中,我们要加强说服教育,但是,进行说服教育是为了更自觉地执行纪律,两者是一致的。维护纪律,要赏罚严明,对自觉遵守纪律的同志,应当表扬奖励;对违反纪律的同志,应当批评教育,严重的还要处分。只有严格遵守军队的纪律和规章制度,才能有效地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打着老中青三结合的旗号,拉山头,搞宗派,结帮营私。他们选拔干部,不讲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事业人的五项条件,只讲年龄,只讲对“”有“感情”,只讲所谓“有精神”,只看能否为他们篡党夺权卖力,大搞“闹而优则仕”。他们还恶毒攻击各大单位领导班子的配备和落实党的政策是什么“请隐士”、“举逸民”、“纠集复辟势力”,等等。他们把一些野心勃勃、伸手要官、唯权是夺、投机钻营、溜须拍马的人,塞进一些单位和部门的领导班子。他们搞的哪里是什么老中青,而是任人唯亲,任人唯帮,妄图把忠心耿耿跟随毛主席几十年的老干部和敢于坚持原则、敢于同他们斗争的中、青年干部,统统打下去,搞他们的帮天下。

      毛主席教导我们:“党的干部政策,应是以能否坚决地执行党的路线,眼从党的纪律,和群众有密切的联系,有独立的工作能力,积极肯干,不谋私利为标准,这就是‘任人唯贤’的路线〕领导班子要实行老中青三结合。

      今后我们在配备各级领导班子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些符合毛主席事业人五项条件的、特别是经过揭批“”斗争锻炼和考验的优秀干部,有计划地培养选拔到领导班子里。要坚持实践论,反对天才论。对于符合人五项条件的青年干部,要使他们在实践斗争中锻炼,特别是取得连和团两级领导的经验。这样做,不是压抑青年干部,而是对青年干部的真正爱护。老干部要积极支持和热情帮助青年干部的成长。新老干部都要做到“三个正确对待”,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取长补短。而对那些按“”的标准选拔出来的,根本不符合人五项条件的人,不管是老是中是青,经过教育没有改的,都要坚决地把他们调离领导岗位和要害部门。

      “”是乱字当头,乱党乱军乱人民。这些年来,他们千方百计要把军队搞乱。他们煽动部队搞“四大”〔16〕,“揪军内一小撮”;批林批孔,搞“三箭齐发”,“放火烧荒”〔17〕;学习无产阶级理论,抛出反经验主义为纲,打“土围子”〔18〕;反击右倾翻案风〔19〕,挑动军队搞大辩论,“揪戴红领章、红五星的走资派”。他们诬蔑这个单位是“复辟班子”,那个单位是“谣言分公司”。他们疯狂叫嚷:“军队是老家伙治军”,“军队层层有代理人”,“还乡团回来了”。他们同集团勾结起来,搞全面内战,一切,对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几十年的领导干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妄图一棍子打死。更为恶毒的是,“”一方面阴谋从军队领导机关“打开缺口”,另一方面点火于基层,煽动部队造党中央和的反,妄图把军队搞乱,乱中夺权。

      毛主席一贯重视保持军队的稳定。在文化大中,毛主席、党中央一再强调军队要稳定,军以下单位要坚持正面教育。毛主席明确指示不要冲击工业、农业、商业、军队。党中央、也强调要保持军队稳定。我军是无产阶级的柱石,是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钢铁长城。柱石不稳,房子就会摇晃,长城被毁,敌人就会乘虚而入。对“”反军乱军、毁我长城的罪恶阴谋,要彻底揭露和清算。任何时候,军队都要保持稳定。

      “”大搞唯心论,形而上学,制造和生产、和军事、和业务、和技术、红和专的对立。他们把抓训练、抓业务、抓技术的同志统统扣上“单纯军事观点”、“单纯业务观点”、“单纯技术观点”的帽子,把人们的思想搞得很乱,干扰和破坏了部队的训练。我们一些同志受“”影响,还存在着“抓军事无用”,“抓军事危险”等错误思想。不少部队年度训练没指标、没措施、没考核,只求训练过得去,不求训练过得硬。有些院校不抓战术技术的基础训练,有些科研部门不抓研究,部队军事素质严重下降。

      伟大领袖毛主席历来十分重视军事训练,号召全军将士必须提高军事艺术,指出军队经常要训练,否则不是军队了。毛主席还为我军制定了“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群众路线的练兵方法。文化大中,毛主席批判了只搞文不搞武,指示军队要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才能打仗。我们应该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指示,抓促训练,提高技术战术水平,一定要抓出成绩来。

      长期以来,“”挖空心思地妄图把民兵搞成一支脱离党的领导、同解放军相对立的“第二武装”。他们别有用心地伪造毛主席所谓“改造民兵”的指示,妄图彻底改变毛主席关于民兵建设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按照他们反的需要把民兵改造成为他们篡党夺权的工具。他们叫嚷:军队不如民兵,军队靠不住,要取消常备军,民兵可以接管部队,要成立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兵指挥部”,妄图篡夺党中央、对民兵的领导权和指挥权。

      伟大领袖毛主席对加强民兵建设曾经作过许多重要指示,特别强调全民皆兵,大办民兵师,“民兵工作要做到组织落实、落实、军事落实”〔20〕。野战军、地方武装、民兵三结合,是我们武装力量的传统体制,是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光辉体现。民兵是武装力量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自成系统,必须置于地方党委和军事系统的双重领导之下。“”搞“第二武装”,搞“民兵指挥部”,鼓吹民兵、治安、消防“三位一体”等货色,是对抗毛主席关于民兵建设的指示的,要彻底批判,肃清它的流毒。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同“”存在着严重的分歧。我们抓军事训练,他们说是搞“单纯军事观点”;我们抓武器装备,他们说是搞“唯武器论”;我们抓战备落实,他们说是“只知反侵略,不知防复辟”,是“用战备压”。总之,一提到要准备打仗,他们就跳,就反,就批,就骂。

      我们一定要按照毛主席关于“要准备打仗”〔21〕的指示,切实加强战备,加强军事训练,学习军事技术,提高战斗力。认真落实毛主席关于“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22〕的指示。我们一定不辜负党中央的期望,深揭狠批“”破坏战备的罪行,加强战备教育,加强敌情研究,加强军政训练,加强国防工程,加强军事科学研究,加强人防建设,加强军工生产,加快步伐,充分作好反侵略战争准备,防止敌人的突然袭击。

      〔8〕三律八项注意是等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为中国工农红军制订的纪律,其具体内容在不同时候和不同部队略有出入。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对其内容作了统一规定,并重新颁布。三律是:(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是:(一)说话和气;(二)买卖公平;(三)借东西要还;(四)损坏东西要赔;(五)不打人骂人;(六)不损坏庄稼;(七)不调戏妇女;(八)不俘虏。

      〔10〕新式整军运动指中国党在解放战争时期结合土地改革进行的整军运动。主要内容是:全军指战员学习党的各项政策,进行诉苦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的阶级教育,发扬、经济、军事三大,开展群众性的练兵运动。

      〔11〕,原任中央、,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文化大”中组成反集团,阴谋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力、策动武装反。阴谋败露后,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乘飞机外逃,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一九七三年八月中央决定开除他的党籍。

      〔12〕这是一九七一年八月中旬至九月十二日在外地视察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线〕这是一九七一年八月中旬至九月十二日在外地视察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线〕指一九年六月提出的关于培养无产阶级事业人的五条标准:一、要搞马列主义,不搞修正主义。二、要为大多数人民谋利益。三、要能够团结大多数人。四、有事要跟同志们商量,要讲。五、自己有了错误,要作自我批评。

      〔16〕“四大”指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作为开展运动的一种方法,源于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斗争。后被认为是一大创造。在“文化大”中“四大”演变为向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的主要手段。一九七五年“四大”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九七八年修改后的宪法仍将“四大”列为人民的权利。一九八○年二月中央十一届五中全会认为,“四大”没有起过保障人民权利的积极作用,反而妨碍了人民正常行使自己的权利。同年九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作出决议,取消当时宪法第四十五条中公民“有运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权利”的规定。

      〔17〕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后,看到了肯定孔丘、孟轲某些言论的材料,认为和一样,也是“尊孔反法”。一九七四年一月十八日,中央经批准,转发了由主持选编的《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在全国开展批林批孔运动。不久,等背着中央和,接连召开驻京部队和中央机关、国家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发表煽动性演说,以反对走后门为借口,提出要在部队中“放火烧荒”,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周恩来、叶剑英等党政军,受到了的批评,指责他们“形而上学猖獗,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搞“三箭齐发”。

      〔18〕一九七五年二月十八日,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全党认真学习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接着,在全国开展了学习无产阶级理论的运动。在这一运动中,“”借题发挥,提出反对“经验主义”,排斥打击有丰富经验的老干部;利用对“资产阶级权利”(当时译为“资产阶级法权”)的误解,把社会主义社会中的许多正常现象当作资本主义的“土围子”,煽动人们去攻打“土围子”。

      〔19〕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为坚持其错误的无产阶级下继续的理论和“文化”的实践而发动的批判的运动。一九七五年,在的支持下主持中央工作,着手对许多方面的工作进行整顿,使国内形势有了明显好转。但不能容忍系统地纠正“文化大”的错误,于同年十一月在全国开展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一届三中全会肯定了主持工作期间在各方面所取得的很大成绩,决定撤销中央发出的有关“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的错误文件。一九八一年,十一届六中全会彻底否定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