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南方都市报 >

花季凋零:北大一女生事件的前前后后
              Դ 未知 2021-02-20


      4月12日,记者从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兰和律师处获悉,北大女生包丽(化名)于4月11日中午在医院去世。

      兰和律师在微信朋友圈称,“这位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半年多的女生,最终还是告别了这个她眷恋着的和眷恋着她的世界。”

      12日中午,包丽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包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期间,她一直租住在北京,照顾女儿,此后因疫情原因,医院禁止家属进入重症监护室探望,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院方通知女儿死亡的消息。

      提及女儿死亡的消息,电话里包丽妈妈情绪悲伤,啜泣不止。其称“如果不是遇到牟林翰,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包丽妈妈说,在包丽到住院期间,半年多时间里,牟林翰除了此前交了一点医院的治疗费用外,一家人不闻不问,“从未有过联系。”

      牟林翰与包丽系恋人关系。牟林翰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2015级本科生,曾任北京大学学生会第三十四届执委会。而包丽自2017年9月起任北京大学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是北大学生会第35届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

      据事后曝光的微信聊天记录,两人恋爱期间,牟林翰对包丽使用大量侮辱性言语,要求包丽称自己为“主人”,甚至要求她在自己身上文“牟林翰的狗”,并且录制文身的整个过程;此外,牟某还更进一步地要求包丽“为我怀一个孩子,然后去把他打掉,我留下病历单”或让包丽去“做绝育手术,然后把病历单给我”。

      对于牟林翰的冒犯和倾向,包丽曾提出警告乃至提出分手,但在牟林翰多次以为威胁等的情况下,最终未能与牟林翰摆脱关系。

      2019年10月9日,包丽服药,当晚牟林翰携同学找到了包丽,自行催吐后送医。救治期间,医生宣布包丽“脑死亡”,但包丽家属并未放弃治疗。截至12月13日,包丽仍处在昏迷之中,据包丽母亲透露,每天差不多要花一万元。

      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微信公号发布《“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女生的聊天记录》的报道称,包丽妈妈说,“女儿是被牟林翰逼死的”。

      据报道,包丽前,其男友牟林翰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等要求。包丽妈妈称,两人恋爱期间,牟林翰嫌弃包丽有过恋爱经历,不是,但又不想分手,却以此折磨包丽。

      2019年12月12日下午,针对包丽妈妈的指控,牟林翰回应称,女友包丽后,他接受过警方的问询。“目前警方已经结案。”他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对包丽精神控制,“我不明白什么是精神控制?”

      牟林翰称,他和包丽在一起一年左右。包丽后,他曾在北京和包丽的母亲见面。网络上的相关质疑是对他的恶意揣测。

      他表示,包丽的死确实与自己有关系。“我是她男朋友,我们俩相处之中我觉得一定是没有照顾好她。”对于媒体报道中提及两人的聊天记录等相关恋爱细节,他称,“有些离谱”。

      牟林翰曾于2019年12月10日在电话中告知“南方周末”的记者,女友跟他没有关系;事件曝光后的12月12日,牟林翰又称自己是“有责任的”,但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对包丽精神控制。

      2019年12月6日,包丽家属向北京大学校团委提交举报信,称牟林翰存在生活作风问题。牟林翰与包丽交往期间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其他信息,对其进行精神折磨。此外,包丽家属也委托律师,寻求以法律途径追究责任的可能。

      2019年12月13日,网传一份落款为“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的消息称,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收到关于支教团成员牟某某相关问题的举报材料。学校高度重视,立即启动调查,依据程序,由项目办牵头,联合相关部门成立工作组进行核查。

      依据《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第21届研究生支教团(20192020年度)招募协议书》第三条第4款“甲方服务期间因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管理规定造成恶劣影响的,或严重违反协议约定,或因其他非合理情况致使本协议书无法履行的,乙方有权将其召回,终止协议;被召回者不再享有本协议书第一条约之各项权利”的规定,项目办决定与牟林翰终止协议,并依据协议及相关管理规定,取消其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经向北大多名工作人员求证,该消息属实。

      随后,一个名为“凯旋十二”的私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名为《我是包丽的朋友,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长文,一方面探讨报道是否有夺人眼球的不实和不全面之处,另一方面也详细揭露和展现了包丽与男友牟林翰之间的聊天记录,其中充满了大量耸人听闻的言论和话语,引起人们对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控制、PUA、字母圈等问题的关注和讨论。其中,被认为以线上和线下等各种方式教男性“PUA”技巧以控制女性的“浪迹情感”,引发广泛关注。

      2019年12月13日,“浪迹情感”负责人王环宇、刘欣进行直播,称北大女生事件与他们无关,但他们承担了“背锅的角色”。直播两次被中断,最终无法恢复。

      4月12日,北京律师兰和在今日头条发文确认,被男友的北大女生包丽(化名)已于4月11日中午去世。

      “这位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半年多的女生,最终还是告别了她眷恋着的和眷恋着她的世界。所有的故事、事故都随着这位女生的羽化渐行渐远,最终注定会消失在世界的尽头。但请记住,她也曾经来过。”华商报称。

      “我命由天不由我。”这是包丽前在微博上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让包丽走上了轻生之路的男友牟某究竟是什么人?

      4月12日,华商报记者多次拨打牟某的手机,但他一直没有接听。记者从北大了解到,牟某也是北大学生,尽管对于外界的各种非议,牟某都予以否认,但包丽事件发生后,北大最终取消了牟某的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另据了解,为避开关注,牟某曾低调地去支教。对于是否对包丽进行折磨和控制,此前牟某都予以否认。

      4月12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包丽的母亲,她表示,之前因为受疫情影响,她无法前往医院探望女儿,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医院的通知。

      包丽的母亲始终认为,牟某的精神折磨是导致女儿的主要原因,“是他逼死的,他脱不了干系。”令她非常气愤的是,直到包丽过世,牟某都没有露面,没有主动联系她,更没有道歉的意思,就好像女儿的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针对牟某曾要求包丽拍裸照,甚至让包丽为他怀孕流产等细节,包丽妈妈不愿回应,“我会考虑追究他的责任”,包丽母亲极度悲伤并不愿多说,要先处理好女儿的后事,但她希望能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华商报记者获悉,她和律师保持着联系,目前还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即Pick-up Artist ,直译为搭讪艺术家,源于美国,最早是由一些泡妞的经验、技巧总结,后被中国留学生译为“把妹达人”,继而国内出现所谓泡学网。比如,通过实施比身体更隐蔽的精神,甚至对女性进行唾弃、谩骂和侮辱,就是打击受害者的自信和激起受害者的罪恶感,让其陷入无助的状态,以此对女性实施精神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