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南方都市报 >

西点没学雷锋南方报系也不要装疯!
              Դ 未知 2021-02-18


      某些媒体恐怕无法否认,“西点军校学雷锋”之说之所以能够广泛传播,它恰恰反映了中国人对于西方文化的强势侵凌的反感,它折射了中国社会真正的社会心理基础。只可惜,某些媒体以“假洋鬼子”自居,习惯了无视中国的社会现实,习惯了固执于“外国月亮别样圆”的一厢情愿的幻想,习惯于在关乎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神经麻痹与人格的病态。“西点军校学雷锋”的澄清过程不正是清晰地反映了这一切吗?

      据1月5日《南方都市报》,曾经广为流传的“美国西点军校学雷锋”一事被证实为假新闻。新闻的源头传播者——新华社高级编辑、北外新闻学院兼职教授李竹润老先生在微博上公开致歉,称自己曾在1981年将外电愚人节新闻信以为真,写进了自己的文章,并广为流传。有人认为,这是中国人一贯的“tree new bee”性格的体现,还有人上升到对整个国民文化心理的反思,认为这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

      李老先生坦承错误、公开道歉的严肃精神,无疑是值得我们敬佩的。毕竟,美国社会那么多乐于助人的好青年不太可能都是受了“雷锋精神”的感召才如此的。说到底,我们过去以雷锋的名义“冒领”了人家西方社会的优秀现象。不论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这次“冒领”,我们都理应纠正错误--事实上,这正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不过,在重视这个问题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所谓“西点军校学雷锋”传言中所折射出的“冒领”现象绝不仅仅以中国“冒领”美国的形式单向存在,它是双向的。相较之下,美国对中国的“冒领”不仅多得多,而且重大得多,更巧妙得多。

      举其要者,2013年,在美国学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去世以后,据说是其遗著的《变革中国》一书在中国各大主流媒体上被热炒。这本以研究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为主题的书,对中国所取得的成就给与了高度的评价——但别高兴得太早!该书英文书名最集中体现了美国学者对中国发展成果的“冒领”心态——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直译过来就是“中国是如何变成资本主义国家的”。也就是说,在作者看来,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根本不是中国人民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结果,它只不过是“资本主义”这一普照之光的华丽投射,而所谓的“中国道路”也只是中国按照西方给的路线图按图索骥--瞧瞧,我们最多是“冒领”美国人的个别优良行为,人家却要“冒领”我们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全部发展成果!谁的野心更大?

      奇怪的是,在美国“冒领”中国成果的时候,不少中国媒体不仅不揭穿,反倒在一旁帮腔造势甚至主动奔走鼓吹。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党和政府积极领导全国人民奋力救灾,尤其是人民子弟兵的表现更让世界感动。这本是党和政府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体现,也是人民军队的本色流露,但有些媒体却非要生拉硬套的把抗震救灾的伟大精神归结到所谓“普世价值”的名下。和《南方都市报》同属一系的《南方周末》,当年不就阴阳怪调的刊文宣称“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自己的人民,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拐点,执政理念全面刷新的拐点,中国全面融入现代文明的拐点”......

      客观来说,无论西点军校学不学雷锋,雷锋都是个好战士、好青年、好公民。美国人学或者不学,“雷锋精神”都在那里,熠熠生辉。但以根深蒂固的盎格鲁-撒克逊种族偏见为内核的美式“普世价值”则不是这样。以炮舰政策作后盾强行倾销,美式“普世价值”的种子所播撒之处远未生长出自由与和谐,反倒深深地扎下了动荡与对抗的祸根。中国人口头“冒领”的“西点军校学雷锋”,至多只是一个无害的乌龙事件但美国通过坚船利炮在世界范围内对别国发展道路的事实“冒领”甚至“”,其间浸透的血和泪,却绝非一个无害的笑话。同样的“冒领”对中国人来说,至多是一次自尊自大的意淫,而对美国人而言却是一个暗藏杀机的阴谋。

      撕掉所谓的“正义”、“道德”的面纱,“冒领”之争从本质上看,绕不开意识形态较量的特征,它是争夺对别国发展道路的“冠名权”、“话语权”的重要战役。只是,在这场系列战役中,中国人在美国人面前实在是“too young too simple”。这在中国的媒体圈表现得最为鲜明:面对同样的“冒领”,美国媒体异口同声,坚决支持美国人的“善举”,可中国的一些媒体却毫不犹豫的选择“双重标准”--只要是中国“冒领”美国,他们传播的“社会良知”立马就汹涌泛滥,并如丧考妣地对中国人自己大加挞伐。可是面对美国对中国的“冒领”,即使严重一百倍,也视而不见,甚而为其冒领行为的合法化找寻、制造证据......部分中国媒体的这种行为使得对“冒领”行为的反思不仅没有成为敲醒我们的一记鞭子,让我们睁眼正视并深入反思形形色色的“冒领”行为,维护国家的话语权,反倒再次成为对准中国人极尽嘲笑、讽刺、挖苦乃至自我阉割的一把尖刀!

      我们不否认,“西点军校学雷锋”事件确实折射出了某些中国人的阿Q心态,但我们究竟该站在什么角度看待这种心态?是站在赵老太爷、假洋鬼子的立场加以嘲笑,还是如鲁迅那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赞同有些媒体的评论观点:“评判雷锋是否优秀,西点军校是否学习不是唯一标准,甚至不是标准。如果寄希望于外人或外国的评价,且惟其马首是瞻,说轻了是不够自信,说重了过于自贱,这是明显的弱国心态”。此外,某些媒体恐怕无法否认,“西点军校学雷锋”之说之所以能够广泛传播,它恰恰反映了中国人对于西方文化的强势侵凌的反感,它折射了中国社会真正的社会心理基础。只可惜,某些媒体以“假洋鬼子”自居,习惯了无视中国的社会现实,习惯了固执于“外国月亮别样圆”的一厢情愿的幻想,习惯于在关乎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神经麻痹与人格的病态。“西点军校学雷锋”的澄清过程不正是清晰地反映了这一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