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寰宇观察 >

【雅昌专稿】邱志杰:时隔十年 从“破冰”到“
              Դ 未知 2020-05-12


      UCCA新展发布会现场距离上一次邱志杰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破冰——南京长江大桥计划之三》整整过去了十年。2019年1月17日,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呈现邱志杰全新个展“寰宇全图”,此次展览为UCCA建筑改造完成后的首展,也是对作为邱志杰近十年创作重心的地图系列迄今为止最为全面与系统的梳理…

      破冰—— 南京长江大桥计划之三》整整过去了十年。2019年1月17日,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呈现邱志杰全新个展“寰宇全图”,此次展览为UCCA建筑改造完成后的首展,也是对作为邱志杰近十年创作重心的地图系列迄今为止最为全面与系统的梳理与呈现。

      还在2010年时,小汉斯邀请邱志杰为慕尼黑的DLD研讨会画一张《二十一世纪地图》。其实那也并非是他画的第一张地图,更早在《庄子的镇静剂》和《破冰》等画册的前面,邱志杰已放进了图解整个展厅各个作品关联性的地图。而另据他本人透露,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漫游于新疆的时刻,做“长征计划”策展人的时候,他就开始着迷于收集和绘制地图。

      展览标题“寰宇全图”源于中世纪拉丁语对世界地图的总称,邱志杰将最初被用作描摹作品关联性图解的“地图”绘制,逐渐发展为将研究、写作、幻想和行动脚本统一起来的“世界地图计划”,并在随后创作的多个系列、共计百余幅的地图作品中,以山水笔墨构造的坐标系凝练地将观念、个人、物件、事物和事态编织在一起,为观者提供在相互关系中理解它们的可能性。作为博采众长的地图绘制者,地图在邱志杰近十年来的艺术实践中承载了多重功能:它既是自我意识、工作框架、展览计划、思想交流、拓扑,也承担了历史文化研究提纲挈领之功能。

      2011年底,邱志杰获得古根海姆美术馆Hugo Boss奖的提名。要为画册提供作品图片,每个人只有6个页面。邱志杰说他完全没有办法在6个页面里面介绍清楚自己是谁,甚至于一件稍微复杂一点的作品,像《拉萨到加德满都的铁路》(这件作品的缘就和画地图有关,作品本身也包含了地图),6个页面也不够,更别说南京长江大桥计划这样庞大的工程了。于是他想到了画地图。“这是一个贪心的人在有限空间里放进无限信息量的伎俩。”

      2012年,邱志杰担任上海双年展策展人。邱志杰故技重施,“我想,策展无非是搭建起一种关系,就像地图所做的一样。浙江美院版画系毕业的我大概是策展人中素描最好的,我不要为画册写一篇长长的文章,我可以画一些地图,或许加上一些注解。”这样,在2012年,邱志杰完成了12张地图作品。后来,按照邱志杰习惯性“纵欲过度”的工作方式,从此画地图的工作便顺理成章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地图为我提供了一种把研究、写作、幻想和行动脚本统一起来的方式。多年来尝试过创作、写作、策展、教学等各种工作的我,经常会被问及身份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以前我狡猾地回答说我是‘in-between’,现在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