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网_海南门户>主页 > 寰宇观察 >

拉美创投观察:从智利政府项目到全球顶尖加速

2019-07-08 04:09 来源:未知

  原标题:拉美创投观察:从智利政府项目到全球顶尖加速器,Start-Up Chile 为什么会脱颖而出

  原标题:拉美创投观察:从智利政府项目到全球顶尖加速器,Start-Up Chile 为什么会脱颖而出?

  智利政府于2010年推出的创业加速器 Start-Up Chile (SUP)如今已是全球领先的加速器项目,它改变了智利和整个拉美的创业生态。在其影响下,政府推动的加速器开始在世界各地涌现。

  Start-Up Chile 成立已有八年多,期间从参与其项目的企业收集了大量数据。今天回顾它的发展历程,不难回答这几个问题:它是如何取得成功的?为什么?具体来说,一个由智利政府推出的加速器是如何成长为世界创业加速器,并在政府和民间加速器中脱颖而出的?它的模式特别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国家的类似项目远不及它成功?

  Start-Up Chile 由智利政府下属的发展机构 CORFO(Corporación de Fomento de la Producción de Chile)运营,成立于2010年。智利政府希望通过这一项目转变智利的创业思维和文化,将智利打造成拉丁美洲的科技创业中心,提升智利在国际商业领域的影响力和名声。

  Start-Up Chile 通过一个圣地亚哥的种子项目,为来自全球各地的企业提供最高8万美元的无偿投资,还为它们提供工作签证、办公地点、培训,以及加入 Start-Up Chile 社区的机会。此外,它还运营有专门面向女性创业者的预加速(pre-acceleration)项目 The S Factory,提供最高2万美元的无偿投资。表现出色的企业还能向 CORFO 申请后续资金支持。

  自成立以来,Start-Up Chile 已经帮助了来自85个国家的超过1600家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参与其项目的海外公司比智利本地公司多出约三倍。正如开头提到的,其影响力已波及全球,是50多个国家政府孵化器的灵感来源,包括:阿根廷(IncuBAte)、秘鲁(Startup Peru)、墨西哥(Startup Mexico)、哥伦比亚(Ruta N)、巴西(Start-Up Brazil)、马来西亚(MaGIC)、牙买加(Start Up Jamaica)、韩国(K-Startup Grand Challenge)等等。

  Start-Up Chile 为什么能有今天的成就?国家在探索类似模式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时机:Start-Up Chile 的执行董事 Sebastian Diaz 认为,好的时机是 Start-Up Chile 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项目成立于2010年,正是欧美国家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努力应对经济衰退的时候。美国的移民政策成为外国创业者在该国学习和创业的主要障碍(现在也是这样)。智利抓住了这一机会,打开国门,迎接全球创业者的到来。《经济学人》2012年的一篇文章曾这样评价:

  许多国家都曾尝试打造自己的硅谷,几乎都失败了。但智利的尝试很特别,它是从硅谷的不足--美国糟糕的移民制度--入手。当以自由市场闻名的国家将创业者拒之门外,智利向他们敞开了大门。

  于是,2010年,海外企业开始入驻智利,成功的例子包括葡萄牙企业 Jumpseller 和来自美国的 Entrustet。Jumpseller 为小型企业提供云电商解决方案,帮它们创建网上商店,以面向全世界销售商品。目前,公司的业务已遍及葡萄牙、西班牙、瑞士、美国、塔吉克斯坦,以及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拉美国家。在 Start-Up Chile 的帮助下,公司团队已在拉美地区建立起稳定的业务关系,并且持续在该地区投资。

  Entrustet 由 Nathan Lustig 创立于2010年的美国威斯康星州。公司提供线上存储方案,让用户能安全地存储、转移其数字资产(如线上账户、电脑文件)。在看到 Start-Up Chile 的相关介绍后,Lustig 提交了申请,并于2010年8月加入项目。在被问及是什么吸引他时,Lustig 认为是 Start-Up Chile 承诺的无偿投资和各种优待鼓励他做出了申请的决定。逃离威斯康星州的经济寒冬也是原因之一。

  在完成为期6个月的加速器项目后,Lustig 回到了美国,6个月后,Entrustet 被收购。Lustig 的创业故事之所以这么有吸引力,要源于他与智利创业生态斩不断的联系。Lustig 后来又回到了智利,与人共同创立了 Magma Partners--智利唯一一家完全私有的风投公司,成为拉美初创企业投资人名单上的常客,还投了几家得到 Start-Up Chile 帮助的公司。

  全球视野:Start-Up Chile 自2010年创立以来就敞开胸怀接纳来自全球的企业,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正如前面提到的,自成立以来,Start-Up Chile 已经支持了来自85个国家的企业。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许多国家的政府加速器(包括那些借鉴 Start-Up Chile 模式的)只对本国企业开放,甚至会细化到某个州或某个地区。有的还会限制公司内本国与外国员工的比例。

  Start-Up Chile 的多元化定位使得参与其项目的公司也拥有了国际视野。项目采用全英文交流,在欢迎企业在智利经营业务的同时,也鼓励它们把眼光延伸至智利甚至拉美地区以外的市场。值得指出的是,Start-Up Chile 一直乐于分享它的策略和方法,也愿意和希望通过创办政府加速器鼓励本国创业的国家合作。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眼界和多元化定位,Start-Up Chile 不仅成功转变了本国的创业文化和生态,也极大地提升了智利在国际上的地位。斯洛伐克总统安德烈·基斯卡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成立多年来,Start-Up Chile 无疑已成为南美地区最成功的的初创项目,在国际上也能排进前十,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项目。”

  结构:Start-Up Chile 区别于其他大多数政府推动的加速器项目一个重要方面是它的结构。SUP 在许多方面与智利政府其他部门是相互分离的,并且作为一个独立机构主体运行--用 Sebastian Diaz 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独立的政府共和国”。这种方式有助于避免因为初创企业和政府机构做事方式和效率差异而产生的问题。

  正如生产促进协会执行副总裁 Sebastian Sichel 所说:“Start-Up Chile 努力筛选最好的私人和公有企业,全身心为创业者谋求利益。作为生产促进协会的一个项目,我们一直(谨慎地)维护项目的公共政策特性,(从而让这个项目)被看作是整个国家,而不是某个政府机构的努力。”换句话说,如果 SUP 成为国家政策推动建立的,并得到智利人民的支持,而不是政府政策,它就不会受到政府更迭或其政策变化的影响。

  在政府推动的加速器领域,Start-Up Chile 先人一步,从底层开始构建计划,具有明确的目标和规划,并根据国家和政府机构的情况对项目进行调整。因此,在项目开展过程中没那么多条条框框,政府对 SUP 更为信任,项目对参与其中的创业者也更加信任。不过,也不是说申请人和投资公司的接触过程完全没有章法可循。毕竟 SUP 项目的资金来源于纳税人的钱,因此必须加强问责制度。同时,该项目的灵活性很强,可适应和解决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

  另一方面,许多复制 SUP 模式的国家只是依葫芦画瓢,没有先花时间适应自己的政府结构和市场特点。如果没有因地制宜的模式来执行,政府的条条框框就会逐渐吞噬其推动的加速器项目。大多数政府推动的加速器实际上更像是政府机构,而不是初创企业孵化加速项目,因为它们会对外国人获得签证设置重重阻碍,还会对如何使用资金进行严格限制。

  耐心:Start-Up Chile 成功的另一个特点和关键在于其一贯的专注和耐心。从一开始,SUP 的目标就没有绑定在估值或销售上,而是着力改变智利人的创业观,创建一个由才华横溢、积极进取的个人和团队组成的创业中心。这种观点将该项目及其所资助的公司从许多积压在初创企业身上的短期压力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正常成长。这也是经过 SUP 项目帮助的企业生存率高达54.5%的一个重要原因(SUP 项目帮助的智利公司生存率为59.9%)。

  Start-Up Chile 项目的长远着力点从项目结构上可见一斑,具体来说就是如何提供资金、除了资金还能提供什么、额外收益的生命周期等。SUP 与许多其他要求参股或希望通过其他方式在短期内收回投资的政府推动的加速器不同,其提出的方案并不附带股份要求。此外,企业还接受导师指导、创业培训。更重要的一点是,企业在这个过程中融入了一张全球化的网络,其中包括遍布全球的4500多名毕业生、60多名全球私人投资者和风投基金、160多家国内和国际企业及公共机构、100多家全球合作伙伴,涉及加速器、高校、地区政府机构等,以及260多名导师。社区对于 SUP 的企业具有巨大吸引力,而且立足社区的企业在 SUP 的留存率高达56.4%(留存率是指在得到 Start-Up Chile 项目帮助的所有智利初创企业中,至今仍在智利运营或拥有销售团队的公司比例)。

  Start-Up Chile 比大部分加速器看得更透彻的地方在于,清楚初创企业的成长需要很长的时间。此外,融资量等指标,只代表初创企业发展的一小步,是达到更大目标的一种方式,而不是最终的目的。

  本项目自首次对外开放以来,历经8年,逐渐发展壮大。事实上,在 SUP 帮助的公司中,累计创造的7亿美元销售额的绝大多数是由2011、2012这些年的前几代公司创造的,其大部分销售额(3.4亿美元)是在最近12个月创造的。也就是说,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实现真正的销售增长。此外,前面的成长信息图显示,在SUP 总共筹集到的近10亿美元的资金中,近4亿美元是在最近12个月筹集的。

  时机恰当、着眼全球、项目结构合理、目光远大都是 Start-Up Chile 取得成功的因素。Start-Up Chile 已经向智利人民甚至世界证明了自己模式的正确性。

  根据自身的衡量标准,SUP 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项目促进了整个国家对创业精神的发展和关注。正如 Sebastian Diaz 说的:“如今,在全球发展指数(GEDI)这样的全球排名中,智利已经成为已成为拉丁美洲最好的平台。高校开设了创新、创业的本硕课程,媒体把目光投向初创企业,大型国内企业更愿意与初创企业合作。”Nathan Lustig 也肯定地说,即便是缩小范围,单从参与这个项目的个人来看,自他们参与项目、作出投资后,获得的回报--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其他方面--都远远超出了预期。

  从行业对成功的衡量标准来看,Start-Up Chile 的投资回报率为初始投资资金的18倍,已有42支资金离场。比较突出的成功项目有:西班牙拼车公司 Cabify、巴西货运公司 CargoX、英国航运服务公司 MercadoTransporte 以及阿根廷在线服装搭配公司 Glamit。

  Start-Up Chile 在最初的几年备受赞誉,成绩卓著。因此在2016年调整了目标,从关注文化和打造创业生态转向通过创业企业带动智利的社会经济发展。SUP 执行董事Sebastian Diaz 解释道:

  2015年,我们看到智利创业生态的发展更加有活力,也有其他参与者正在努力建立一种文化氛围(和能力)来推动创业和创新。另一方面,许多初创企业缺乏资源和支持,无法实现增长和规模化。所以 Start-Up Chile 才转换了角色,为初创企业提供支持,让它们把智利作为一个平台,走得更稳。这不仅是目标的改变,也是公共政策的进步。

  这个新目标主要针对智利创业生态可能遇到的一些挑战,包括当地严重缺乏私人资本、支持创业所需的资源十分匮乏。为了达到这个新的目标,Diaz 和 SUP 团队主要投资于三个关键领域:

  与智利市场相联系:以国家为平台,从智利开始成长。这包括将大公司的问题交由初创企业解决,以及为初创企业筹集私人资金做好准备等。

  对创业生态的知识转让:在大公司和其他公共机构内部建立新型工作环境。同时,加强与智利创业人才的联系,推动新企业的创建。最后,与生产促进协会内部的其他部门密切合作,推广 SUP 的方法,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在智利各地生根开花。

  国际合作:利用 SUP 的合作伙伴网络,如其他加速器、政府项目和风投基金等,帮助初创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成长。此外,通过 SUP 的“探测”策略,吸引一些能够解决地区问题的初创企业,增加它们与当地市场联系的机会。

  Diaz 坦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总结道:“Start-Up Chile 的线年以后,甚至更久。”这种前瞻性的观点目前已经让 Start-Up Chile 受益匪浅,而且随着项目规模达到新的高度,为提升智利的创新经济而服务,依然是一件制胜法宝。

  “36氪出海”微信公众号现已问世!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微信搜索“36氪出海”(ID: wow36krchuhai),关注起来吧!将为大家集中地提供出海的好内容。多谢关注,请多多推荐!

  “出海频道”也在36氪app上开出来了!这里有数百篇出海主题的好文章,有一大批是在微信上没有的喔!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编辑: admin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ICP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