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ready(function(){ $("#banner").slideDown("slow"); }) function displayimg(){ $("#banner").slideUp("slow"); } setTimeout("displayimg()",15000);

航运信息数据分析:全球集装箱船市场或将迎来又一波订单潮

时间:2018-06-30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T + -
中国船厂包揽达飞轮船9艘22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让韩国造船业感到“切肤之痛”的消息还言犹在耳,地中海航运(MSC)11艘22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显然将很快让韩国造船业抚平“伤痛”。然而,很多人在看中韩两国造船业斗法的时候也许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情,短短一周内,连续两份超级大单或许是船市复苏的又一个迹象,同时预示着全球集装箱船市场或将迎来又一波订单潮。
中国船厂包揽达飞轮船9艘22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让韩国造船业感到“切肤之痛”的消息还言犹在耳,地中海航运(MSC)11艘22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显然将很快让韩国造船业抚平“伤痛”。然而,很多人在看中韩两国造船业斗法的时候也许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情,短短一周内,连续两份超级大单或许是船市复苏的又一个迹象,同时预示着全球集装箱船市场或将迎来又一波订单潮。
全球集装箱船市场或将迎来又一波订单潮
据贸易风报道,地中海航运(MSC)已经确定将在韩国船企下单订造11艘22000TEU超大型集装箱船,总价值接近15亿美元。其中三星重工接获最多6艘,大宇造船分得另外5艘。

地中海航运的这些新船不采用LNG动力,但将选择安装废气洗涤器,以满足2020年开始生效的硫排放限制规则。每艘新船造价约为1.45亿美元,安装废气洗涤器的成本约为500万美元。

与此同时,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地中海航运还考虑将其现有的一些14000TEU集装箱船加长,改装为17000TEU集装箱船,并为此联系船厂。这些将进行加长改装的集装箱船是地中海航运第一代14000TEU集装箱船,由大宇造船在2009年至2013年建造,用于在亚洲至地中海之间的航线运营。地中海航运对船厂提出的新造船和改装工作的打包方案有兴趣。据了解,地中海航运已经为此接触了韩国船厂,但并未联系中国船厂。

对于地中海航运而言,在目前的市场下订造如此多的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显然有充分的考虑。

由于全球集装箱运量将迎来六年来最快增长,航运分析机构德路里 (Drewry) 近日大幅重新评估他们对今年和 2018 年的预测。德路里指出:“今年所有可获得的集装箱流量数据均表明目前的增长态势要远远快于先前预测。从2016年末开始,集装箱运量明显飙升。随着猛增势头的形成,我们被迫对今年和后年的预测进行相当大幅度的重新评估。”

德路里在今年早些时候预测,在较高运价及货运需求迅速增长的驱动下,集装箱航运业今年将可获得约 15 亿美元的营业利润。鉴于今年上半年运价上升及需求增长,德路里航运咨询在7 月份将该预测调高为 50 亿美元。

而在市场迅速回暖的同时,新船价格依然处于低谷,对于船东而言显然是抄底价订造新船的好时机。按照目前这两批22000TEU集装箱船的价格大约在每艘1.4亿美元-1.6亿美元左右,即平均单箱造价仅6364-7273美元。

马士基航运在2012年订造全球第一艘18000箱船价格高达1.8亿美元,单箱造价高达10000美元。而中海集运在2015年10月订造6艘21000箱船的单箱造价为6667美元,远低于此前马士基3E级船的单箱造价。而达飞轮船的这批订单如果采用LNG-Ready船价甚至比中海集运21000箱船的价格还低,这样的价格显然太有诱惑力。

有业内人士称,达飞轮船的这些大船对于市场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还得取决于它们交付时的具体市场环境。假设它们在2019年之后交付,那么现有订单上的大部分船舶已经交付,加上运输需求的增长和拆船数量的增加,这批新船的负面影响也许不会太大。

但是,它们对行业内的其他竞争对手带来的心理冲击力可能非常大,是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资产平衡表继续观望,还是赶紧跟进订造22000TEU船加入“军备竞赛”?

赌市场复苏,抄底下单,集运业两大巨头已经率先带头,全球集装箱船市场或许将迎来一波订单潮,而对于造船业而言无论如何是一件好事。

(责任编辑:中国船舶配套网)
------分隔线----------------------------
 $(function(){ $('#owl-demo').owlCarousel({ items: 1, navigation: true, navigationText: ["上一个","下一个"], autoPlay: true, stopOnHover: true, mouseDrag:true, afterInit: function(){ var $t = $('.owl-pagination span'); $t.each(function(i){ $(this).before(''); }) } }); }); $(function() { $(".grayTips").focus(function() { $('.search-input').addClass("hover"); $('.search-input ul').addClass("hover"); }).blur(function() { $('.search-input').removeClass("hover"); $('.search-input ul').removeClass("hover"); }) }) document.write(''); $(function(){ $('#owl-demo').owlCarousel({ items: 1, navigation: true, navigationText: ["上一个","下一个"], autoPlay: true, stopOnHover: true, mouseDrag:true, afterInit: function(){ var $t = $('.owl-pagination span'); $t.each(function(i){ $(this).before(''); }) } }); }); $(function() { $(".grayTips").focus(function() { $('.search-input').addClass("hover"); $('.search-input ul').addClass("hover"); }).blur(function() { $('.search-input').removeClass("hover"); $('.search-input ul').removeClass("hover"); }) })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