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网_海南门户,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南海网_海南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xxx

余永定:中国经济可能已到L型水平杠但近期走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09
摘要: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趋缓,但是仍然显著高于世界其他的国家。而这样一种趋势,我认为是可持续的。 11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出席了由中国经

  “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趋缓,但是仍然显著高于世界其他的国家。而这样一种趋势,我认为是可持续的。”

  11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出席了由中国经营报和北大国发院主办的“2017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在分析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走势时,余永定做出了上述判断。

  余永定表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提法非常重要。就中国的国情制度特点、金融体系的特点而言,在中国发生明斯基时刻是不大可能的。

  另外,余永定指出,在中国,发生资本大规模外逃的可能性不大。谈及汇率问题,他认为,现在就是实现汇率制度改革的最好时间。央行已经停止了对汇率的常态化干预。可能央行已经作出了汇率浮动的决定。

  作为一个职业经济学家,当你要分析经济发展前景的时候,一般你会有一些理式和模型,我们很多经济学家都对这些数字进行了计算,我同意他们的计算结果,结论是什么呢?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趋缓,但是仍然显著高于世界其他的国家。而这样一种趋势,我觉得是可持续的。所以从长期来讲,我是相当的乐观。比如说日本0增长,美国2增长,偶尔3增长,中国保持6.5的增长那将是非常不错,我们会很快实现两个百年战略目标。

  近期来看,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形势已经趋稳了,很可能L型已经到了水平杠上了。所以我们是相对乐观,但是最近又出现了一些走软的迹象,因而对经济是否会再次走软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

  中国经济面临哪些潜在风险?首先我觉得十九大提出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提法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的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风险主要在什么地方呢,国内外一般认为是中国的负债率太高。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分析一下,造成这种负债率高的原因是什么?我现在简单谈一下企业的问题。

  导致企业债务占GDP比高有几个因素,第一,我们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比较高,第二我们投资效率比较低,第三,我们企业营利状况不太好,第四,我们资本市场发展状况不好,第五,我们实际利息率比较高,第六,我把钱借给企业,企业是不是把钱用于投资了?不一定。为了使这个比例降下来,我们需要从这6个方面采取措施。我们也不能急于求成,我们首先把它的增长速度降下来,稳定住,实际上企业债的状况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好转,希望在未来有进一步的好转。

  第二讲一下风险问题,最近有一些说法,就我个人认为,防范风险,警示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就中国的国情制度特点,金融体系的特点等等而言,在中国发生明斯基时刻是不大可能的。比如我们的资产价格大幅度下跌,我们没有办法遏制,这种情况会导致明斯基时刻,但我们并没有面临资产价格大幅度下跌的情况。

  第二,没有资金再流入去支持这些资产,在许多国家,一旦发生问题,大家都要银行挤兑,在中国很难设想会发生银行挤兑。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西方国家在谈中国发生明斯基时刻的时候,都会提到资本大规模外逃。我们现在已经加强资本管制,这种可能性不大。

  第三,资本金枯竭。在实在不得以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用国家资产来抵补我们的相当一部分债务缺口。我认为明斯基时刻是一个威胁,但是在中国不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威胁,这样就给了我们时间去化解现在的金融风险。

  最后一个问题是汇率问题,我们应该早下决心了,也可能央行已经下决心了,央行也可能已经做了。因为央行说它已经停止了常态化干预。但是为什么我们没看出来呢?因为我们汇率现在比较稳定。如果人民币出现升值压力时,我们依然坚持不进行常态化干预,让人民币升值;或者人民币受到贬值压力时,依然采取这么一种态度,让人民币贬值,我们就可以说央行真正实现了汇率自由化。

  我认为汇率改革是所有改革中最容易的改革,从固定汇率转到浮动汇率要多长时间呢?基本上就一天。我们看看那些进行改革的重要国家,就是一天。巴西、澳大利亚基本上就是一天,从今天起,我不干预了,改革就完了。有些国家停止干预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变动,有些国家货币要贬值一段时间,但过一段就稳定了,这个汇率改革就完成了。还做什么准备工作呢?我觉得我们已经做好了,不需要做更多的了。在浮动前,澳大利亚的远期市场发展得比较好。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讲,由于长期汇率的稳定,你不让汇率双向波动就很难把市场刺激起来。如何理顺宏观经济政策框架,使之同新的汇率制度统一起来,可能是需要考虑好的一个问题。

  总之,我觉得现在让汇率浮动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你就别管它就完了。当我把汇率问题理顺以后,就不会出现不断购买外汇,增发基础货币,对冲过剩流动性之类的问题。就汇率浮动问题,我觉得央行应该下定决心,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现在就应该做,而且央行可能已经做了。

责任编辑:admin

南海网_海南门户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